深圳华洛机械有限公司欢迎您!专业的离心风机生产厂家!

深圳华洛机械有限公司

离心风机厂家联系电话

去横山是我一直的梦想。

然而,奇怪的是,却一直不能成行。或许是人的一些习性所为吧。近在眼前的,反而不太会关注,倒是远处的,反而会更加熟悉。也好像俗话说的做木匠的,家里没有好板凳。做豆腐的,家里没有豆腐吃的缘故。虽说横山那里,也有些熟人,但都不是喜山玩水之人。尽管有人多次提出让我去那里,但总因人的兴趣不同而作罢。而自己,也没有一人独去横山的念头。这次,几位好友提议去横山采风,恰合心意。于是,欣然应允。
       横山,又名横望山。苏皖交界,原属当涂,现规划为博望新区。因横亘数里而得名横山。横山主峰459米高,是我家乡地区最高的山峰。
 
       我之所以强烈的希望去横山,是因为横山对我来说,有着一种诱惑。还在青年时,就知道李白曾多次去过横山,山中宰相陶弘景在横山读过书、归园田居的陶渊明曾到过横山。除此之外,横山还是个革命的地方,陈毅、粟裕领导的新四军曾在横山一带活动过。并且在横山,还成立了横山县委,发动群众,抵抗日本的侵略。如此厚重的一座山,于历史,于人文,于自然都该去一次。在我看来,横山肯定有他自身的魅力,不然不会有这么多的内涵。
         上午八点,在法院门口坐上马鞍山开往博望的大巴 。途经向山、丹阳,过丹阳后约五公里处澄心寺下。沿着澄心寺站牌所指示的方向往里走,不就看到一个土地庙。土地庙并不大,却有副对联很有意思。
       土地庙过去不久,便可看到澄心寺。澄心寺是六朝古刹,不知是因年代久远的原因,还是我们去的时间节点不对,总之,我们感到这六朝古刹并没有外面古刹的人来人往,而是像一个安静的女子,安静地躺在横山脚下。当然,也或许是因为清净之故,山中宰相陶弘景在此闭门读书,修炼丹炉。
    
       出了澄心寺,沿柏油路前行,不久转弯处,看见抗日英雄纪念碑。横山是片热土,当年陈毅、粟裕来苏皖开辟根据地时,就选择了横山,作为根据地。且在横山成立了横山县委,日后,我们所熟知的彭冲、黄火清、聂风智等人都曾在此战斗过。不过,现在来横山,只能看到一个孤零零的纪念碑,那曾经的硝烟早已消散了。那曾经创建根据地的艰难,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消失在人们的记忆力。其实,根据我的了解,当时新四军在横山地区抗日,条件还是相当艰苦的。由于日伪的封锁,村民们没法给新四军提供更多的支援和帮助。新四军只能靠自己去筹措自己需要的物资。尽管条件很艰苦,但还是在苏皖地区,开辟了一个颇具规模的根据地,有效地牵制了苏皖地区的日军主力。
      走过抗战纪念碑,就能看见恒山脚下的向阳水库。何以叫向阳水库?是不是文革时的一个产物,就好像我的老家有个东方红水库一样。因为诞生在文革期间,故而得名。虽说向阳水库在横山脚下,遗憾的是水库的水面积似乎不大,还没有我老家东方红水库的面积大。想必也是因为当时的人定胜天的革命乐观主义而没有经过科学考证所造成的结果吧。就好像是十三陵水库一般,明明有人提出十三陵水库的选址不对,不会有多少水出现,但还是不听,坚决上马,所以造成十三陵水库的工程浩大,然而里面的水却不多的尴尬局面。
       看完水库,继续沿着柏油路前行,经过几个弯道,就可看见石门广场。 有关石门的 ,几年前便曾看过,且知道李白来横山时,曾经走过石门。当时看到石门的照片,看到陡峭的岩石,满以为石门应该是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重要关口。其实走到跟前才知,石门不过是山脚下的一些岩石而已。距离万夫莫开的那种情形相差甚远,据说石门二字乃李白所书。想当初,李白来横山,也正是其人生最谷底时刻。曾经的仰天大笑入京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狂妄,早已消逝了踪迹。剩下来的却是年纪甚大,衣食有忧。晚景凄惨,靠着拜李阳冰为族叔过日了。这种时候,看到横山山石,写下石门,估计也不会感到奇怪。就好像 晚年的郭沫若写大寨的诗“虎头山上红旗飘”差不多吧。不能说是高大,而是心境早已发生了变化。
       沿石门陡峭的山岩往上走,不远处有路示牌标有仙人洞。按照路牌所示前去寻找,却只看见一个洞。并不大,里面有水。里面有多深,却不能知晓。仙人洞旁边,也没标识。
      下了仙人洞,继续前行。到达横山的峡谷,按标识看应该是桃花源。只是这桃花源,是人为,并非历史。或许曾是历史,被人为破坏,现在还原为历史,并不知晓。知道的便是现在一群人为着桃花源而施工,造桥的造桥,栽桃树的栽桃树,造亭子的造亭子。当我们走过他们的身边,他们以一种漠然的眼光打量着我们。好在我们互不介意,一路前行。
       按图所示,横山的最高峰在太阳宫。穿过横山峡谷,就到了登山处。山有石台阶,曲折蜿蜒向山顶。这天,虽是阴天,却依然有些驴友从山上下来,有些性格豪放的女子,居然在高高的石阶上,引吭高歌“太阳出来喜洋洋。”只不过,歌中唱到的景象,却没能出现。女子之所以要唱太阳出来喜洋洋,想必也是为了填补老天的遗憾罢了。有那么一会,我居然也有种冲动,想要高歌一曲《横望山》,当然,这里的横望山,显然是根据红军时的横断山歌词而改变。“横断山,路难行。天如火来,水似银。”但在豪放女子跟前,气不免短了,歌词只在喉咙里打滚,根本没勇气唱出声来。
           在我的印象中,观山犹如写文章一般,文中的中心都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铺垫渲染,才会见到。见解越独到,思想越深刻,文中的铺垫就会越多。在我所见的一些名山中,主峰基本上都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如黄山的莲花峰,天柱山的天柱峰,三清山的蟒蛇出洞等等。有的不仅千呼万唤,而且还要精心打扮一番。画眉描目,涂脂搽粉,一副楚楚动人形象呈现给你。然而,在我登上横山之顶时,却发觉横山并没有多少的矫情,也没有多少的打扮。简直就是一呼既出,素面朝天,这种情形让我大出意外。我完全没有想到,我魂之梦绕的横山,居然以这种的一种方式呈现给我。没有高傲、没有艳丽、没有妩媚、没有娇羞、没有掩藏,一切都那么自然,那么真切,那么朴实。不藏不匿,不躲不避。质本洁来还洁去。我不知这是出于自然,还是他自己本身有着巨大的勇气敢于面对外来人。总之,他就是那样的朴素。那样的坦诚。那样的亮出舌苔空空荡荡。        不过,当我一个人登上山顶时,(我的好友们在我之后登顶)我却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光秃秃的山顶,唯有我一人。四周一片空空荡荡,无遮无拦,山风浩荡,呼啸作响。山顶之路,犹如天路。狭窄而无扶手,诺大的山风吹得人几乎裹足不前。似乎也就在那么一刹那间,真切地体会到什么是高处不胜寒?也真切地体会到英雄寂寞,无敌孤单的那种境界。山下人看到山上人,很羡慕,总喜欢有一天能与他们一样也站在山顶。殊不知,山顶人虽然有那样的荣光,却不知道山顶人,内心是那样的胆寒,那样的如履薄冰。
        在山顶,举目望四周。虽不能远眺,但也能看出近处的景色。如起伏的山峦、明镜似的水库、金黄的稻田、青色的松树、安静的村庄、整齐划一的厂房。朋友说:“若是太阳出来,看这样的景致,可能更好。”我说:“是的,但天不随意。但我们可以换种思维,在这样朦胧的天气里,看到这样的景色,不也是有一番滋味?”
 
     在山顶,我们一面感叹登山之艰难。当然这里所说的登山之艰难,不是指山路怎样的崎岖,怎样的陡峭,怎样的难走,而是指山的路程之远。另一方面感叹横山有着这么多的自然人文条件,却没有人来关注他,让他在此寂寞孤独。同时也在思考未来,横山的内涵何时能够被挖掘出来?
               这是横山最高处的路,似乎也是横山的未来之路。
      临到下山时。 好友说:“我们走另一条路吧,风景在别处,走同一条路,是看不出来的。”我们达成一致,从山的背面下去。当我们走下山,再次回顾横山时,我们依旧看到横山那素面朝天的一面。朋友问:“遗憾不?”我答“人生何事不如此?未去之前人憧憬,去过之后留遗憾。正因遗憾与憧憬并存,这人生才充满意义。”    
 
上一篇:坚守着我的诺言 下一篇:离心风机在国内建筑中的使用越来越广泛